文章

致無名小站,感謝你成就了溪水泉源

2013年8月29日,各大網站都在報導 Yahoo! 奇摩宣布關閉無名小站及奇摩部落格的消息。因為曾經使用過這兩個部落格平台,這次要說說建立部落格的心路歷程。

大約在2006年,我剛上高中,那時比國中時期有更長的時間可以上網,有一天我對部落格這種玩意很好奇,當時就用奇摩帳號建立了第一個部落格 -- 奇摩部落格。我開始在自己的部落格發表文章、上傳照片,也去別人的部落格留言,因此認識了許多相同信仰的網友,我開始找到天天上部落格的意義。

2007年,Yahoo!奇摩宣布對無名小站進行帳號整合,我那時並沒有無名小站的帳號,於是用Yahoo! 奇摩的帳號申請註冊無名小站。加入無名後,也常常發表文章、上傳相簿,也開始學習HTML語法,更豐富了部落格的側邊欄位,我開始製作音樂盒,讓訪客可以聽到音樂,當時在無名放音樂可是很流行的。

2008年的暑假,我意外找到另一種部落格平台「哇咧星樂園」,以下簡稱哇咧,這個網站提供了簡單的網誌、相簿功能、留言板,由於功能相當完整,也成了我另一個部落格。而且,哇咧是由基督教機構創辦的,我都在哇咧都發表與信仰相關的文章,也造就了我往後所有部落格的風格。

也在這個時候註冊 Google,為日後建立「溪水泉源」埋下了伏筆。

就這樣我三年內相繼建立三個部落格,因為哇咧有一種熱情的氛圍,很容易交到朋友,所以主力都放在哇咧,無名跟奇摩部落格在當時淪為蚊子館。

直到2011年,我在哇咧犯規,被站長關閉帳號,因此重新回到奇摩部落格及無名小站,然而,當時很多小網誌、小部落格的人氣,都因為 Facebook 而逐漸退燒,我的小部落格也不例外,在這樣的情形下,人氣逐漸下滑,一天內留言比去年同期少掉一大半。

2012 年 5月,我參加網際網路電腦應用班,在老師的指導下,第一次活用 Google 的功能:Gmail、雲端硬碟、Picasa 相簿、行事曆....等,都在這時開始被靈活運用,於是我建立了第一個Blogger 網誌。

我很快就發現,設計一個漂亮的 Blogger 很簡單,而且自訂性高,不像無名和奇摩部落格會限制第三方 HTML/JavaScript。我很快就愛上了這個新平台,我開始整理奇摩部落格與無名網誌的文章,全面搬家到 Blogger,「溪水泉源」於焉誕生。

於是我離開了無名小站與奇摩部落格,在 Blogger 開始了新的一頁。

進入 2…

誰壟斷 5G 技術,將稱霸全球的科技與經濟

圖片
現如今,說到 5G 就離不開華為,華為強大的 5G 技術令世界折服,華為擁有地球上最前沿的 5G 供應系統,如果放任華為繼續發展下去,兩年後,全世界將沒有一個科技大廠,可以超越華為,那時就算蘋果、三星、微軟、谷歌聯合起來,也拼不過一個華為,這是一個空前絕後的大災難,這不是開玩笑的。華為 (Huawei) 技術有限公司,於1987年註冊成立,總部設於廣東省深圳市, 是中國一間從事訊息與通訊解決方案的供應商。 業務範圍涉及企業網絡、消費者、雲端運算和電信網絡產品, 主要包括通訊網絡中的交換網絡、傳輸網絡、 無線及有線固定接入網絡、資料通訊網絡及無線終端產品。如果 2030 只剩兩個手機品牌,華為一定是其中一家5G 是指第五代行動通訊技術,是 4G LTE 系統的延伸,網絡承載能力是 4G 的 1000 倍,網絡延誤只有一毫秒,即是約千分之一秒。速度達10至20Gbps,下載一部高清電影,只需要約10秒,比現時最少15至20分鐘,快數百倍。5G 網絡的超高速度,超大網絡承載能力,並千分之一秒接近於零的網絡延誤,再加上耗電量極低,可以實現以往人類從未想像過的應用層面。5G 使用的波長極短,只有 28Ghz,令產品需要的天線長度大大縮短,可以在前沿的終端設備,安裝多條 5G 天線,同時連接多個 5G 產品,實現多物連接。5G 網絡被譽為人類歷史上,下一個最重要的科技領域,其重要性等同歷史上曾出現的蒸汽機、電力、電視機、汽車、電腦、互聯網和 iPhone,任何國家或企業率先進佔 5G 市場,都等同成為下一間 Apple 或 Google 公司,將會稱霸整個世界的科技和經濟領域。華為是現時世上唯一可以提供完整 5G 網絡結構的公司,現今全世界大部份和互聯網有關的通訊網絡設備,都已經被華為覆蓋,這一種情況在可見的未來都不會有改變。華為在 5G 的發展和完成度上,比任何西方最先進的網絡產品供應商,都最少快了一年以上,同時在5G無線網絡方面,已擁有了約十分之一的必要專利。華為在 5G 市場中,已經佔有不可動搖的領先地位,向來一直雄霸世界科技和經濟的西方國家,特別是美國,根本無法接受屈居在中國之下,美國大力打壓華為的行為,就明白 5G 對未來世界發展有極重要的決定性影響,甚至會影響將來由誰掌控世界科技和經濟。一直以來,只要有任何國家或美國以外的大企業,在經濟或科技等任何一個層面的成就上…

激進的社會主義份子-海倫凱勒

圖片
海倫.凱勒(Helen Keller)1880年出生於美國阿拉巴馬州的塔斯比亞城,在出生的第 19 個月時因患急性胃充血、腦充血而產生的高燒被奪去視力和聽力,成為一個集聾、盲、啞於一身的殘疾人。

海倫凱勒的父親是一位上尉軍官,母親亦是名門望族,她的家族認識許多社會菁英和貴族,因此她得到了最好的教育和優渥的資源,她的父母在海倫七歲那年,動用全美國的資源,從外地請來一位受過專門訓練的蘇利文當海倫的家庭教師。
透過蘇利文老師的特殊教育啟蒙,海倫凱勒學會了手語、點字和說話,後來以優異的成績畢業於哈佛大學文學院,掌握了英語、法語、德語、拉丁語和希臘語五種語言,成為有史以來第一位獲得文學學士學位的盲聾殘疾人仕。
如果海倫凱勒出生在底層階級,她所有的一切資源都將會消失,甚至沒有經濟條件接受特殊的教育。要知道,在當時,聾盲啞這種程度的殘疾人是被視為白痴的,她最好的生命出路,可能只是聾啞學校的一名普通學生,未來只能從事一份殘疾人專屬的工作。
取得學士學位後,海倫凱勒渴望貢獻一己之力,幫助與她有同樣遭遇的殘疾人士,她於是簡化字母表,使之適合盲人使用。海倫於 1924 年組成海倫·凱勒基金會,並加入美國盲人基金會,作為其全國和國際的關係顧問,跑遍美國大大小小的城市,週遊世界,為殘障的人到處奔走,全心全力為那些不幸的人服務。

海倫凱勒經常與馬克吐溫交流心得,與霍姆斯探討生活,為泰戈爾所鼓舞,受到當時美國總統的厚待和支持。她更與傲慢的愛迪生共進晚餐,卓別林、戴爾卡耐基是她的知心朋友,更別說無數的名人貴族及文學精英巨匠,從學校的校長、治愈聾啞盲的醫生到慈善名人等無不接觸和交流著。

1946 年擔任「全球盲人基金會」國際關係顧問,共訪問35個國家。她爭取在世界各地興建盲人學校,激起各國人士正視身心障礙者權益,紛紛設立相關服務機構。1964年被授予「總統自由勳章」,1965年入選美國《時代周刊》「人類十大偶像之一」,1968年海倫·凱勒在家中去世,享壽87歲。

海倫凱勒雖以一個人道主義者廣為人知並極受推崇,但實際上,她也是一個社會主義者,海倫凱勒發現資本主義控制著階級流動的機會,盲人並非隨機分布在各種人口中,而是集中在社會底層,視力和聽力喪失的悲劇,往往發生在那些因貧困而無法給予孩子及時治療的家庭。

海倫因此意識到社會階級是一切不平等現象的源頭,為了消除社會不平等引發的罪惡現象,她加入了馬薩諸塞州的美國社會黨和…

相機的故事

圖片
照片,基本上與相片同義,意思是從攝影得出來的圖像,第一張照片由法國發明者 Joseph Nicéphore Niépce 於 1826 年所創。

照片成像的原理是透過光的化學作用在感光的膠卷、底片、紙張、玻璃或金屬等輻射敏感材料上,產生出靜止的影像。絕大部分照片均由照相機拍攝所得,其種類有正片(the positive image)或負片(the negative image)。
1878 年,柯達公司(Kodak)創辦人喬治‧伊斯曼(George Eastman)發明一種塗有一層乾明膠的膠底片,乾片底片的發明極大地促進了攝影術的發展。1888 年 6 月,柯達正式推出了柯達盒式相機 ── 「柯達一號」,和創造了一句著名的口號: 你只需按動快門,剩下的交給我們來做自 1889 年開始,柯達在市場上推出「硝化纖維膠卷」,很快壟斷了全球膠卷市場。其後,更發明了首款電影攝影機,藉此機會進入電影底片的領域,並一直保持壟斷地位。
踏入 1930 年,柯達經已佔據全世界攝影器材市場 75%的份額,利潤佔了攝影底片市場的 90%。 1935 年,柯達推出柯達克羅姆(Kodak Chrome)彩色幻燈片(又稱為正片),這是世界上使用時間最長的一款彩色幻燈片。
1975 年,柯達的應用電子研究中心工程師 Steven J.Sasson 開發出目前被喻為「世界上第一台數位相機」;更準確來說,是數位相機的先驅。這台相機以磁帶作為存儲介質,記錄一張黑白影像需要 23 秒。
這台「手持式電子照相機」的出現,卻掀開顛覆攝影物理本質的序章,從此照片踏進了數位年代的雛型。但是,因著當時的這類照片的成像質素、攝影的方便程度,甚至保存等都遠不及傳統底片攝影,因此,當代頂尖專業攝影師都不看好這類科技的發展,大都堅持底片攝影的概念。
踏入 1980 年代以後,數位攝影隨即進入另一個世代。
1981 年,SONY(索尼)公司以產品發佈的形態,推出了全球第一台不用底片的相機 — Sony Mavica(索尼馬維卡)。該相機使用一塊 10mm×12mm 的 CCD 薄片取代底片,照片解析度只有 570×490 畫素及 27.9 萬像素。
人類便正式進入以「電子感光元件」代替傳統底片(俗稱菲林)來記錄照片的時代。1988 年,數位照片推出 JPEG 格式,將照片壓縮至細小、容易存儲和傳輸方便的檔案。1990 年,美國 Adobe…

為什麼 Apple 應該併購 SONY ?

圖片
手機品牌粉絲黏性做得最好的,恐怕就是 SONY 和 Apple 了,如果能做到下一次換手機只認準這一個品牌,其它品牌都不考慮、不比較的只有 Xperia 和 iPhone 了。

這兩款個品牌的「粉絲忠誠度」特別高,APPLE 和 SONY 的粉絲基本是 Xperia 和 iPhone 一推出新產品就會去入手,即使不入手,手裏一直用的也是 Xperia 和 iPhone。
蘋果最成功的地方可能就是自家各產品線的連接,一個帳戶可以解決一切,不但方便,而且安全性特別高,如果你有一款Apple 的 Macbook,你的手機又是 iPhone,那麼你就會方便很多,新款的Macbook 已經直接可以通過 iPhone 解鎖,而且各個產品直接的傳輸更方便。

索粉一般都是年輕人,可能還要分為三類,技術青年、喜好攝影的人士、死宅;通常大家的第一個 SONY 產品會是一個 Walkman、一台 PlayStation 或者微單相機,當你想全 SONY 產品線時就會發現其實你眼中的 SONY 產品永遠不過是冰山一角。

我們時不時會聽到有人說 Apple 和 SONY 很像,這兩家分別來自東方和西方的科技企業,對設計有相同的執著。不過其實這並非偶然,因為很多人都知道,Apple 創始人賈伯斯是一名忠實的SONY 粉絲。

賈伯斯甚至想讓 VAIO 能夠執行 OSX 作業系統,在 iPhone 問世之前,原型機上打著的是 SONY的 LOGO。VAIO 與 Mac 在一定程度上兩者的設計哲學非常相像,比如 Apple 在 1991 年推出的 PowBook 100 ,就是由 SONY 參與設計與代工。

賈伯斯曾說:「如果 SONY 的機器能執行 Apple 的 OSX 系統,將是最佳搭配。」一名Apple工程師只用了一個晚上,就將 OSX 「移植」到一部當時最頂級的 VAIO 上。

即使到今天 SONY 已經不再制霸電子科技行業,Walkman 也已經落後於時代,但 SONY 的對待產品的精神沒變,SONY 兩個字就依舊還是信仰。SONY 中有太多 Apple 用得上的資源,這兩家公司若合體,整合旗下筆電、手機、相機、隨身聽、耳機、電視、電影、遊戲.... 在消費性電子領域,可以說幾乎要稱霸全球了。

手機攝影終究無法取代專業相機

圖片
如今根本沒有人出門還會帶數位相機,輕便、萬用、高品質的智慧型手機解決了一切,加上可隨時上網、分享,智慧型手機不僅改變了人們的攝影方式,也讓曾經飛黃騰達的相機品牌,面臨真正轉型的命運。

智慧型手機擁有強大的處理器運算能力,並藉由多鏡頭設計彌補原本無法對應長焦、廣角、微距,甚至自然景深拍攝表現,使人們對於數位相機的需求逐年降低,但對攝影的愛好卻一年比一年高,在社群網站上傳的照片也持續增長。

未來數位相機的市場會全部集中在微型單眼及擴充周邊,以及相關的鏡頭種類,這也意即除了真正的工作需要或愛好攝影的人士,其他一般的攝影已經全被智慧型手機取代,低階數位相機已經不存在真正的商業市場。

數位相機至少擴充、操作、畫質都比智慧型手機好,一台可以穩穩用個四五年,有切換焦距、光學防手震、麥克風收音的需求,那建議買一台數位相機, CMOS 底大一級壓死人,而且還有光學變焦,手機再怎麼拍,畫質還是抵不過相機的,相機有物理性質上的巨大優勢,手機拍照終究是靠演算法,是不可能完全取代物理光學。

儘管有些數位相機的體積不大,看起來好像也不是很專業,但是他們的鏡頭還是要比手機的鏡頭強太多,而這一點在變焦倍數上也可以完美體現。手機的鏡頭都是定焦鏡頭,在放大的時候雖然會用演算法校正,但那終究是電子變焦。如果用數位相機,享受到的是更大的 CMOS,還有真正的光學變焦點,成像品質會更好。

手機鏡頭的 CMOS 面積大概是 1/2.3 英寸,也就是一個指甲蓋那麼大,這個尺寸幾乎是 CMOS 中面積最小的。根據「傳感器面積越大成像質量越好」這個認識來看,毫無疑問手機的成像質量是所有相機設備中最差的。

連市面上常見的緊湊型相機最常用的 1 寸 CMOS 都要比手機 CMOS 大上許多。這也就是智慧型手機攝影的「硬傷」,這是由物理特性決定的,小底 CMOS 無論再怎麼優化,也不可能戰勝同時代的大底 CMOS 。
數位相機並不會走膠片相機的老路,也不會像機械手錶那樣逐漸成為奢侈品玩具,因為相機始終具有獨特的優勢,數位相機正在吸收智慧型手機的功能、迎合著攝影愛好者的需求。Canon 影像資訊產品營銷部
總經理 伊藤裕之
科技的進步是同步發展的,智慧型手機的攝影功能不斷強化的同時,消費型相機的製造技術也同時在突破,數位相機的擴充延伸也在不斷提升, Wi-Fi 連接、NFC 近場連接、藍牙連接、外接麥克風、智慧型熱靴等…

末世方舟:菁英的避難所?

圖片
這一場所謂的新冠肺炎疫情,實際上,是背後統治世界的精英 ,精心策劃的一場預演,為要讓全人類為終極大災難的來臨而作出犧牲,那麼,這真是一場精彩的「苦肉計」!

現時,全世界發生大量郵輪乘客感染新冠肺炎的事件,其實,就連記者和傳媒都會知道,郵輪是採用中央冷氣系統,假如將數千位乘客困在郵輪上,那麼,感染新冠肺炎者就會藉中央冷氣系統,將病毒傳播到郵輪的每一個角落。

郵輪是一個病毒傳播的中心,令大量乘客在船上交叉感染,只要有一個人感染新冠病毒,就可以令郵輪數百人一同感染,因為有乘客感染新冠肺炎,所有的乘客都禁止下船,並強迫他們全部在使用同一個中央冷氣系統的郵輪上「隔離」,甚至,有人因此而死亡,情況就如置身地獄般可怕。

現時郵輪唯一的用途,只是用作度假,是一種奢侈品,並不如巴士、鐵路和飛機,是必需的交通工具。幕後菁英早已安排好的劇情和部署,藉著新冠病毒,讓人不敢再搭乘郵輪,令所有郵輪都能夠在一時之間騰空出來,預備接下來被改裝成逃生方舟。

新冠疫情令無數郵輪全部停航,為大災難的來臨進行全面改裝,預備這些郵輪,成為大災難的逃生方舟,讓全世界精英登船避難。而逃生方舟的中央空調系統須改裝,變為每間房都有獨立空調,所有房間的空氣都不會與其他地方產生交集,將感染病毒的可能性降到最低。

計劃了現今最後一步,就是在大災難來臨前,先在全球實施軍法統治、戒嚴、撤僑、停課、停市,全面改為網上交易、遠距工作和遠距教學。

假如世界各地早已因為所謂的疫情而停課、停市、實施管制,並且,人人家中都早已儲備了三個月至半年以上的糧食和日用品,那麼,即使因著大災難而要長時間留在家中,都變成了一件有可能的事情。

就當今社會而言,如果面對致命危機,民主國家不會因為政府的監控與管制而感到不滿,相反,會因著政府的及早預備而感謝政府。因為災難來臨時,所有政治、經濟、社會秩序、糧食和日用品的供應,都會因為恐慌而立即崩潰和毀滅。

當社會因為疫情,開始衍生一種「受控」的恐慌,人民因著要留在家中,接受戒嚴,亦開始儲備糧食和日用品,並且大部份街上店舖都慢慢關門,改為網路商店,人民就在不知不覺間,為將要來臨的大災難做好預備。

基本上,只要有足夠的糧食、日用品、水、電和網絡供應,人人都可以足不出戶。 
現時,各國都好像不理性似的, 雖確知「新冠肺炎」只如感冒一樣, 只有 0.1% ~ 0.2%死亡率。 但卻陸逐進行全面城市或國家封鎖! 甚至出動…

1989年-中國最充滿希望的年代!

圖片
一九七八年底,胡耀邦接任黨主席,趙紫陽接任國務院,鄧小平的實業救國策略-改革開放,正式登場了。
改革開放以來,一直被禁錮的發財享樂的貪欲,使中國人亢奮不已。這種極度的熱欲加上血恥自強的民族主義情緒,掩蓋了人們靈魂深處真正的匱乏和積弊。中國人只有功利原則,不講普遍正義,以成敗論英雄,以仁德為工具,以強人為依歸。

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,以開明奔放的胡耀邦之死為引因,以寬宏大量的趙紫陽主政為條件,知識分子和青年學生喜迎春天的到來,一次掀起了呼喚民主自由的浪潮,中國出現了聲勢浩大,長達五十多天的愛國民主運動。
數以百萬計的青年學生,知識分子和普通市民,走上街頭,反專制,爭民主,期求上下平等對話。六月四日凌晨,數十萬解放軍以坦克開路,殺進北京,佔領絕食學生聚集的天安門廣場。那一夜到底有多少人死去,至今仍然是個謎。
歐美國家曾希望藉由和中國做生意,相信藉由和中國建立聯繫、打通市場,能夠將西方的自由、民主價值觀傳到中國,促使中國政府放鬆對人民的控制。但改革開放不但沒有解放中國人民,還變本加厲侵蝕香港、台灣的民主自由,而西方國家直到現在,才發現這個怵目驚心的真相。

為了抵銷經濟自由化必然帶來的政治民主化潮流,中南海逆流而動,一再加強專制手段;逮捕或流放政治異見人士,軟禁趙紫陽,拖延政治改革,嚴禁六四平反,迫害基督信徒,嚴厲控制輿論,扶植民族主義情緒……這一切,使中國的政治張力越來越大。

中國利用互聯網科技,進行全方位的監控,首先是讓中國民眾「拿隱私換取娛樂消遣」,現在更力圖將監控擴張到全球範圍,想將所有想和中國做生意的人納入中國的「全球性監獄」裡,逼迫外國人服膺中國人的民族主義和政治審查。

在「終身制主席」習近平的領導下,中國創造了人類有史以來最「先進」的鎮壓手段。中國在習近平的統治下,已經成為世界上最大、最強、也最殘暴的極權國家,剝奪了 14 億公民的基本人權。沒有言論自由、思想自由、集會自由、宗教自由、行動自由。

毛澤東時代對反對者的殘酷整肅、大躍進造成數千萬人死亡的大饑荒、文化大革命的瘋狂與殘暴,到 1989 年六四天安門事件的血腥鎮壓,中國都離不開以「武力最強大者就會得到政權」的循環,從未試過以民主協商方式建立一個共和國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