瘟疫中走向衰亡的古羅馬帝國


談起瘟疫,不得不提古羅馬,一個因瘟疫亡國了的繁榮國度。歷史上規模最大的瘟疫要屬古羅馬遭受的瘟疫了,前後經歷了400多年。恰巧的是,這400年瘟疫史中,有300年是古羅馬迫害基督徒的歷史。

公元54年至68年間,古羅馬皇帝尼祿(Nero)故意在羅馬城縱火,然後嫁禍於基督徒。為了煽動民眾的反基督教情緒,尼祿指使一些理論家編造了不少針對基督徒的謠言,把所有羅馬社會的惡行都強加在基督徒身上。

尼祿還命令將不少基督徒投進競技場中,羅馬權貴們在大笑中看著這些人被猛獸活生生地撕裂咬死。他甚至吩咐人把很多基督徒與乾草捆在一起,製成火把並排列在花園中,然後在入夜時點燃,照亮皇帝的遊園會。

整座城市空空蕩蕩,成了一座死城

60年後,即公元125年,羅馬發生第一次大瘟疫(Plague of Orosius),奪走一百萬人的生命。第一次瘟疫使古羅馬帝國的人口減少了三分之一,在首都君士坦丁堡有一半以上的居民死亡,三個人裡面就有兩個人死亡!

《聖徒傳》的作者兼歷史學家約翰‧傅克斯這樣寫道:

當人們正在互相看著對方進行交談的時候,他們就開始搖晃,然後倒斃在街上或者家中。當一個人手裡拿著工具,坐在那兒做他的手工藝品的時候,他也可能會倒向一邊死了。一個人去市場買一些必需品,當他站在那兒談話或者數零錢的時候,死亡突然襲擊了這邊的買者和那邊的賣者,商品和貨款尚在中間,卻沒有買者或賣者去撿拾起來。

因無人埋葬而在街道上開裂、腐爛的屍體──腹部腫脹,大張著的嘴裏如洪流般噴出陣陣膿水,眼睛通紅,手則朝上高舉。屍體重疊著屍體,在角落裏、街道上、庭院的門廊裏以及教堂裏腐爛……在海上的薄霧裏,有船只因其罪惡船員,遭到上帝憤怒的襲擊而變成了漂浮在浪濤之上的墳墓。

四野滿是變白了的挺立著的穀物,根本無人收割貯藏,大群快要變成野生動物的綿羊、山羊、牛及豬,這些牲畜已然忘卻了曾經放牧他們的人類的聲音。在君士坦丁堡,死亡人數不可記數……屍體只好堆在街上,整個城市散發著惡臭。

每一個王國、每一塊領地、每一個地區及每一個強大的城市,其全部子民都被瘟疫玩弄於股掌之間。當時的人們用盡了人類的智慧,把能夠想到的一切方式、方法都用上了,就是這樣也無法制止這場瘟疫的肆虐,在極度絕望又無可奈何的在等待死亡降臨。

儘管如此,古羅馬依然沒有放棄迫害基督徒的法令,40年後,即公元166年,羅馬發生第二次大瘟疫(Plague of Antoninusor Galen)。每天死2,000人,皇帝Marcus Aurelius也未能倖免。80年後,即公元250年,僭主德修斯發出敕令,命令基督徒必須在選定的反悔日放棄自己的信仰,否則將受到地方總督的審判。身為基督徒的政府官吏或被罰為奴隸,或被沒收家產;最堅定者被處死。至於平民,處境更是悲慘至極。

這一次間隔時間很短,同年,羅馬開始第三次大瘟疫(Plague of Cyprian),每天約死5,000人,波及整個羅馬,一直持續16年之久。可是羅馬皇帝依然沒有警醒自己的錯誤,公元303年,戴克里先皇帝又發出敕令,眾多摧毀教會、收繳聖經和屠殺教士的暴行發生。伴隨著對基督徒的迫害,羅馬帝國不斷遭到天災和瘟疫的打擊,經濟狀況不斷惡化,日爾曼部落和波斯帝國也開始侵犯邊遠地區,羅馬帝國開始走向衰落。

到公元313年,君士坦丁大帝以米蘭敕令終結了歷時三個多世紀的迫害,基督徒崇拜上帝合法化。而君士坦丁感到自己需要贖罪,在臨終前才成為第一個受洗的羅馬帝王。公元542年,羅馬開始第四次大瘟疫(Plague of Justinian),在伊斯坦堡爆發,歷史上稱;查士丁尼瘟疫。

歷史學家伊瓦格瑞爾斯親身經歷了這次結束性的徹底懲罰。此次瘟疫之強大波及整個歐洲大陸。強大的羅馬帝國被徹底摧毀。

伊瓦格瑞爾斯記載到:

在有些人身上,它是從頭部開始的,眼睛充血、面部腫脹,繼而是咽喉不適,再然後,這些人就永遠地從人群當中消失了。有些人的內臟流了出來。有些人身患腹股溝腺炎,膿水四溢,並且由此引發了高燒。這些人會在兩三天內死去。

第四次瘟疫之後,又過了89年,公元680年,人們逐漸的清醒了,開始譴責統治者對基督聖徒的迫害、譴責社會的道德淪喪。當時的羅馬人,輕賤生命,道德淪喪,文化病態糜爛,民風淫亂,亂倫、無度的通姦幾成常態。羅馬帝國的知識分子當時都認識到查士丁尼瘟疫就是上帝的懲罰,因為羅馬人的罪,上帝正義的審判就要落在他們身上。

一種悲觀情緒瀰漫開來:無人能知道瘟疫最後的結局,因為這是上帝所掌控的,只有上帝知道瘟疫的原因和走向。羅馬市民紛紛走出家門敬捧基督聖徒塞巴斯蒂安的聖骨進行大遊行,並虔誠的向神懺悔,從此羅馬城的大瘟疫就此徹底消失。這種神蹟是科學至今無法解釋的。

歷代志下 第七章 13~14

我若使天閉塞不下雨,或使蝗蟲吃這地的出產,或使瘟疫流行在我民中,這稱為我名下的子民,若是自卑、禱告,尋求我的面,轉離他們的惡行,我必從天上垂聽,赦免他們的罪,醫治他們的地。

留言